<tt id="rot1c"></tt>
    <cite id="rot1c"></cite>

      1. <source id="rot1c"></sourc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思想中國】楊勝剛:對當前支持我國民營企業有序恢復生產的政策建議
          發表時間:2020-02-14 來源:黨建網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對當前支持我國民營企業有序恢復生產的政策建議

          楊勝剛

           

            【摘要】當前,民營經濟已經成為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民營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帶來了巨大沖擊。隨著2月10日全國各地企業陸續開始復工,如何在繼續做好科學防控的同時,有序推動民營企業恢復正常生產,成為了抓好當前我國經濟工作的重點任務。本文作者通過深入調研,針對當前我國民營企業復工復產面臨的主要問題,從解決企業勞動力供給短缺、減輕企業生產負擔、加大對企業資金支持力度三個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議,以資參考。

           

            2020年2月6日,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提出“在繼續做好科學防控的同時,有序推動恢復正常生產”戰略部署,釋放出明確信號——政府將在疫情防控基礎上逐步推動經濟和社會秩序恢復常態。隨著2月10日全國各地陸續開始復工,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開始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全國已經形成了全面動員、全面部署、全面加強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目前,在進一步防控傳染的同時,疫情阻擊戰也開始進入有序恢復生產的階段。

           

            一、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民營企業影響的基本判斷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明確指出:“民營經濟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在世界500強企業中,我國民營企業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我國民營經濟已經成為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成為創業就業的主要領域、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國家稅收的重要來源,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政府職能轉變、農村富余勞動力轉移、國際市場開拓等發揮了重要作用。”因此,高度關注中國民營企業在此次疫情沖擊下的生存與發展問題,是關乎中國經濟能否保持可持續增長和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性問題。

            從新冠肺炎疫情對消費類民營企業的影響來看:2020年春節全國消費大幅度減少,其中餐飲、酒店、旅游、娛樂、交通等消費類民營企業首當其沖,絕大部分相關企業收入出現“斷崖式”下跌。當然,受到交通管制和隔離影響,網上購物、網上訂餐和網上娛樂等此間相對活躍,可以部分抵消上述不利影響。疫情期間所積蓄的某些消費需求也會在疫情后釋放,但像餐飲、娛樂等消費類民營企業在此期間形成的損失則難以彌補。

            從新冠肺炎疫情對制造類民營企業的影響來看:受疫情影響,絕大多數民營企業無法按時開工,生產訂單被迫取消,投資也將相應減少。不過,總體上看,與對消費影響相比,疫情對投資類民營企業的影響相對較小。

            從新冠肺炎疫情對進出口類民營企業的影響來看:世界衛生組織于1月31日宣布此次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后,一些國家采取了撤僑、限制入境和暫停航班往來等短期措施,全國出口貿易類民營企業因為產品入境限制,其出口業務受到較大的短期沖擊。另一方面,節日期間很多人因疫情取消出境旅行計劃,將導致全國服務貿易進口類民營企業的業務收入短期內大幅度下降。

            綜上判斷,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民營企業的沖擊非常明顯,利潤銳減、物流中斷、客戶流失、勞動力短缺和疾控措施引發的產業鏈、供應鏈可能中斷帶來的沖擊,比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民企的沖擊要大得多,并且一旦中斷,形成了轉移替代,部分行業幾十年積淀的產業基礎丟了,很難再找回來。所以,我們必須像重視疫情自身一樣,高度重視保護全國民企的產業生態、產業鏈和供應鏈,高度關注并采取有效措施支持民營企業的“疫后重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度過難關。

           

            二、當前中國民營企業復工復產面臨的主要問題與矛盾

            2月10日復工、復產是全國大部分省市自治區政府規定的,但是民營企業真正意義上的復工復產依然困難重重。

            一是疫情防控所導致的工人極度短缺。工人返回工廠手續較多,復工申請層層批復,更有復工培訓、疫情防控、人員梳理管控,每一個細節都很重要,由此便導致工人“回來難”的問題。這是封路、封村、勸返、拒入等疫情防控措施與民營企業亟需復工、復產之間產生的勞動力供求矛盾。

            二是疫情導致很多產業供應鏈殘缺不全。全國各地大部分企業都有很多外協零部件供應商,大家都會面臨工人短缺、材料短缺、部件短缺的問題。這些企業處于不同城市的不同區域,政策不同程序不同,因而恢復生產的時間也不同,很難互相匹配。這是上下游產業鏈的不匹配與民營企業亟需復工、復產之間產生的產品鏈供求矛盾。

            三是疫情期間有的企業物流運輸幾乎停頓。除了疫情必需的物資,全國各地設置了各路關卡,供應商原材料、零部件進不來,復工生產后產品運不出去。同時,人員限制流動也導致市場拓展極難開展。尤其是外貿,目前60多個國家限制中國進入,市場損失巨大。這是市場要素的丟失與民營企業亟需復工、復產之間產生的市場供求矛盾。

           

            三、綜合施策穩住中國民營企業生產能力基本面的政策建議

            針對受疫情影響的民營企業,全國多個省市自治區相繼出臺政策給予支持。截至2月6日,有超過15個省級地方政府出臺相關指導意見,在企業融資、房屋租金、進出口、員工穩崗等方面做出了較為明確的規定,指明政策享受力度、時效及具體負責部門。如浙江印發的《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明確提出針對受疫情影響的民營企業可享受的多項優惠政策,包括工業用水和天然氣價格下降10%,減免房租和延期繳納稅款,減免房產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等。

            盡管此次疫情不會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但短期內對民營企業以及整個經濟交易活動水平的沖擊則不容忽視,應當采取綜合措施穩定中國民營企業生產能力的基本面。

            1.在解決長期困擾民營企業發展的勞動力短缺問題上“動真格”是根本

            一是盡快落實農民工在城市落戶的有關政策,快速解決企業用工短缺問題。如果目前全國3億進城務工的農村勞動力有一半或者2/3能夠在城市落戶,不僅可以紓解春運壓力,還能快速補充城市勞動力,有效延長農民工工作年齡、年度工作時間,延長人口紅利機遇期。

            二是考慮逐步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住房公積金制度是上世紀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現在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將之取消可為民營企業和職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如果短時間做重大政策調整有難度,可以采取應急性措施,例如對受疫情影響,生產經營出現困難的民營企業,可申請降低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最低可降至國家規定的5%;對符合緩繳條件的,允許企業緩繳期限最長可至1年。

            三是出臺政策鼓勵企業實行年金制度,并疏通企業年金投資資本市場的渠道和機制。這不僅有利于補充社會養老保險資金,還有利于形成龐大的長期資本供給,為資本市場繁榮穩定奠定基礎。

            2.在想方設法為民營企業減輕負擔降低成本方面下足“真功夫”是關鍵

            一是要想方設法降低物流成本。此次疫情將給一些“在線”產業帶來重大機遇,也對物流效率提出更高要求。建議重點提高全國鐵路運輸貨運量在各類運輸方式中的比重,將鐵路線盡快延伸到各類開發區、廠礦企業去,打通鐵路運輸“最后一公里”,降低綜合物流成本。

            二是要對于前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生產經營確有困難的民營企業,通過應納稅款減免、延期繳納稅款、緩繳社會保險費、實施疫期援企穩崗返還政策、減免租金等財稅手段的綜合施策,幫助大部分恢復有望、堅持不裁員或少裁員的民營企業共渡時艱。

            三是要減輕企業生產成本負擔。例如,批發業、零售業,餐飲業、住宿業單位2020年2—3月份用電用氣價格,可以考慮按現行政策的90%結算。另外,還可以豁免充電基礎設施運營企業2020年2—3月份企業用電的功率因素考核,同時企業基本電費按照實際需量繳納(不設置最低限額)。

            3.在進一步加大對民營企業的資金支持力度方面做好“真文章”是重點

            一是要確保民營企業信貸余額不下降。各銀行類金融機構應當加大對困難民營企業的支持,確保2020年企業信貸余額不低于2019年同期余額。對受疫情影響的民營企業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加大對隨意抽貸、壓貸、斷貸銀行的現場監管力度。提高貸款不良率容忍度。政策有效期內,法人銀行民營企業貸款不良率超出自身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且貸款規模增長的,合理確定其監管評級和績效評級。

            二是要加大低成本金融政策資金投入。督促各法人金融機構積極申請運用人民銀行疫情防控專項再貸款資金,向民營企業發放低成本貸款。財政按人民銀行再貸款利率的50%給予貼息。對受疫情影響出現暫時困難但發展前景較好的民營企業,給予不超過基準利率50%的貸款貼息。將轉貸應急周轉資金費率由0.2‰降至0.1‰。

            三是要加大信貸支持排憂解困力度。鼓勵銀行開通綠色通道、壓縮辦貸時限。鼓勵加大信用貸款、無還本續貸力度。鼓勵各銀行機構對受疫情影響較大民營企業在原有貸款利率水平基礎上再下浮10%以上,確保2020年企業融資成本不高于2019年同期水平。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個人和民營企業,予以展期、續貸,出現逾期的免除逾期利息。屬于個人創業擔保貸款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展期期限不超過1年,財政給予全額貼息。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個人或民營企業,銀行機構可依調整后的還款安排報送征信記錄。

            四是要支持化解企業公開市場風險。對于因受疫情影響在股票質押、公司債兌付、信息披露等方面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指導其用好人民銀行、證監會及有關金融市場相關政策,通過適當展期、發新還舊和延期披露等方式,化解流動性危機,渡過難關。

            疫情猛如虎,在帶來重大人身傷害的同時,更會嚴重影響經濟的正常運轉。我們必須如同防控疫情傳播一樣,全體動員,嚴防發生經濟運行的風險。只要我們上下同欲,勠力同心,就一定能夠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中國經濟也一定能夠在中國民企的鳳凰涅槃中邁上高質量發展的新臺階。

            (作者系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網站編輯:王 寒

          友情鏈接

          最新国产对话露脸高清视频-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视频-日本中文字幕伦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