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rot1c"></tt>
    <cite id="rot1c"></cite>

      1. <source id="rot1c"></sourc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這些音樂,在危難中激勵人心
          發表時間:2020-03-13 來源:解放日報

            本報記者 陳俊珺

            

            語言的盡頭是音樂。

            音樂是一種抽象的藝術,它能給人帶來巨大的想象空間和出乎意料的精神力量。

            在中外音樂的歷史長河中,有一些作品在國家、民族危難中誕生,激勵著一代又一代聆聽者。

            《列寧格勒交響曲》

            在炮火中呼喚人性

            在西方音樂史上,有一部作品堪稱傳奇。它不僅歌頌了一座英雄的城市,也極大地鼓舞了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斗爭。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糾集600萬大軍入侵蘇聯。3個月后,二戰中最慘烈的圍城戰役——列寧格勒戰役拉開序幕。這場戰役持續了近3年。在30萬發炸彈的轟炸下,全城150萬人死亡。

            在列寧格勒最危難的時刻,蘇聯空軍冒著炮火,將一份交響樂的總譜從古比雪夫送到了列寧格勒。這部交響樂就是肖斯塔科維奇創作的《第七交響曲》。“我要告訴全世界人民,我們依然活著,我們必將勝利!”肖斯塔科維奇將這部作品命名為“列寧格勒”。

            列寧格勒廣播樂團決定立即排練這部作品。然而,在敵軍的圍困下,整個樂團只剩下30名樂手。前線總指揮部向軍隊發布命令,征調軍中所有會樂器的士兵。于是,機槍手被調來擔任長號手、高射炮射手來擔任圓號手……完成此曲所需的80名樂手這才湊齊。

            為了保證《列寧格勒交響曲》的演出不被德軍干擾,列寧格勒前線指揮部專門策劃了一場突襲行動,對德軍火炮陣地發動攻擊,以避免演出中斷。1942年8月9日,在隆隆炮聲中,樂團完美地演奏了獻給這座城市的交響曲。這場演出不僅通過廣播電臺向全城轉播,還被多家英美電臺轉播。音樂會一結束,很多樂手放下手中的樂器,又奔赴前線。

            此前,《列寧格勒交響曲》的總譜被拍攝成微型膠卷,由軍用飛機穿越層層炮火運往美國。許多指揮家都希望能夠得到這部作品在美國首演的指揮權,最終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決定由指揮家托斯卡尼尼來執棒。一位詩人在聽完這場演出后給肖斯塔科維奇寫了一封信:“你的音樂告訴我們,一個偉大的民族是不會失敗、也不會被征服的。”

            二戰結束后,這部作品在列寧格勒再度奏響。然而,當初參與首演的許多樂手已經犧牲,人們在他們當年的座位上放上了鮮花。

            著名指揮家張國勇1997年從俄羅斯留學歸國后,在上海的第一場音樂會就指揮了《列寧格勒交響曲》,此后他成為國內詮釋肖斯塔科維奇作品的權威。他告訴記者,這部作品各個樂章之間的形象對比、戲劇沖突很強烈,尤其是描寫戰爭場面的復調、和聲都相當精彩。肖斯塔科維奇把人性的美與丑都寫到極致。

            “一部好的音樂作品,必然是可聽性與技巧性的完美結合。肖斯塔科維奇的這部作品就是一個例子。有人認為,肖斯塔科維奇的音樂很深奧,其實他的作品可聽性很強。他并不會簡單地玩弄或炫耀技巧,他筆下的音樂飽含著感情。”張國勇說,“肖斯塔科維奇用音樂把人類最深刻的苦難訴說出來,他的風格是獨特而鮮明的,他一生都在用音樂呼喚人性。”

            《黃河大合唱》

            中華兒女的心聲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80多年前,誕生于簡陋窯洞中的《黃河大合唱》如風暴中的浪濤一樣震撼人心,如今它依舊流淌于每個中國人的心中。

            1938年11月,武漢被日軍攻陷。詩人光未然率領抗敵演劇隊在壺口東渡黃河時,被黃河的驚濤駭浪和船工們搏風擊浪的精神深深打動,回到延安后不久,他寫下了長詩《黃河吟》。作曲家冼星海讀后,提出要為《黃河吟》配樂。

            在窯洞中埋頭創作六天六夜后,冼星海將《黃河大合唱》的曲譜交給了光未然。一部既展現中華民族音樂風格,又飽含抗戰時期人們情感的音樂史詩誕生了。光未然激動地對冼星海說:“你是廣東人,我應該煲湯慰勞你。”可窯洞中的條件根本不允許煲湯。于是光未然想辦法弄到二斤白糖,又買到一點肉,與冼星海共同慶祝這部作品的誕生。

            1939年4月13日,《黃河大合唱》在延安陜北公學大禮堂首演。5月11日,冼星海親自指揮此曲的第二次演出。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毛澤東、劉少奇等領導人前來觀看了演出。演出結束后,毛澤東大喊了三聲“好”。

            冼星海在《我怎樣寫〈黃河大合唱〉》中記錄了這部作品的創作心得:它有偉大的氣魄,有技巧,有熱情,還充滿寫實、憤恨和悲壯的情緒,使沒有渡過黃河的人和到過黃河的人都有一種同感。

            第一首《黃河船夫曲》,你如果靜心去聽,會發現一幅圖畫,幾十位船夫在劃船,充滿斗爭的力量。《黃河頌》是用頌歌的方法寫的,這段頌歌由男高音獨唱,歌帶悲壯,在伴奏中可以聽出黃河奔流的力量。《黃河之水天上來》是一首朗誦歌曲,沒用大鼓,也沒用普通的京調伴奏,而是第一次嘗試用三弦來伴奏。在三弦的調子里,除了黃河的波浪澎湃聲外,還蘊藏著兩個調子:一是《滿江紅》,二是《義勇軍進行曲》。《黃水謠》是齊唱的民謠式歌曲。音調比較簡單,帶著痛苦和呻吟的表情,同時又充滿著希望和奮斗。

            1975年,指揮家嚴良堃等人對《黃河大合唱》進行了重新配器。嚴良堃曾這樣評價《黃河大合唱》:自蕭友梅和黃自從西方留學回來,中國人開創了用西洋作曲技法譜寫中國曲調的道路,在這條道路上真正獲得巨大成功的作曲家之一是冼星海。他并沒有照搬西方的音樂,對西洋作曲技法的借鑒是不留痕跡的。他也沒有將民族音樂元素拿來貼標簽,而是將民族的東西融會貫通于其中。這部作品深深植根于中國的土地,每一位中華兒女都能從中找到認同感。

            《1812序曲》

            跨越時代的震撼

            1812年,拿破侖率60萬軍隊進攻俄國,庫圖佐夫帶領俄國人民擊退拿破侖的大軍,贏得了俄法戰爭的勝利。

            1882年,被毀于戰火的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重建。柴可夫斯基受委托創作一首音樂作品,在大教堂的開幕式上演奏。這首作品就是《1812序曲》。

            這首氣魄雄偉的曲子生動地展現了俄國人民奮起保衛祖國的場景,在音樂中能領略俄羅斯廣袤大地的風光,更能感受到殘酷的戰爭。被扭曲的馬賽曲代表著法國軍隊,而俄國國歌則在炮聲與鐘聲中把樂曲推至高潮。

            盡管柴可夫斯基對自己的這部作品并不十分滿意,但《1812序曲》在首演時就受到了極大的歡迎,此后在德國、捷克、比利時等全世界許多國家演出,也都收獲了聽眾的共鳴。一百多年后,英國曾評選過“你最喜歡的古典樂”,《1812序曲》高居榜首。高爾基對這首樂曲的評價最具代表性:“它表達出這一莊嚴的歷史時刻,極其成功地描繪了人民奮起保衛祖國的威力及其雄偉氣魄。”

            如今,《1812序曲》依然有著激勵人心的力量。許多國家的知名樂團都演奏過這首象征著愛國與勝利的作品。在一些重大慶典,尤其是在戶外演出時,樂隊還會啟用真的大炮,場面令人震撼。

            《芬蘭頌》

            壯麗的民族之音

            1899年夏,處于沙俄統治下的芬蘭人民不滿于統治者的壓迫,掀起了一場捍衛芬蘭的運動。人們為了聲援被迫相繼停刊的報界,組織起為新聞記者募集資金的義演活動。芬蘭音樂家西貝柳斯為紀念這些活動,寫下了他最重要的交響音詩——《芬蘭頌》。

            這首曲子由銅管在低音區的“怒吼”開始,粗獷、強烈、沉重的旋律,被稱為“苦難的動機”,表達出一種受禁錮的人民所蘊藏的反抗力量和對自由的強烈渴望。然后音樂突然加快,在低音弦樂的襯托下,銅管樂器和定音鼓帶出的一個極其刺激的節奏型,把聽者帶入了充滿緊張的戲劇性沖突的戰斗場面。最后樂曲出現了頌歌主題,曲調莊嚴舒緩,滲透了人民熱愛祖國的崇高而神圣的感情。

            為了避開沙俄政府的審查,《芬蘭頌》曾不得不在各種音樂會上以不同的曲名進行演出。比如《芬蘭春天覺醒的快樂感覺》《斯堪的納維亞合唱曲》等。西貝柳斯說,《芬蘭頌》就像一縷來自曠野的清新的空氣,純潔而又令人振奮。

            《芬蘭頌》曾對芬蘭民族解放運動起過極大的推動作用。它向全世界訴說芬蘭人民為生存而進行的殊死斗爭,也向世人宣告芬蘭并不是沙俄獨裁統治下的附屬國,因此也被譽為芬蘭的“第二國歌”。

          網站編輯:穆 菁

          友情鏈接

          最新国产对话露脸高清视频-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视频-日本中文字幕伦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