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rot1c"></tt>
    <cite id="rot1c"></cite>

      1. <source id="rot1c"></sourc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新冠”時期的生命擺渡人
          發表時間:2020-03-1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記趕赴武漢抗疫的中國紅十字會救護轉運車隊向火神山醫院轉運患者。 付春來/攝 

           

            王達 

            夜幕低垂,藍燈閃爍,一輛輛負壓救護車呼嘯飛馳,將新冠肺炎患者護送至各定點收治醫院。他們是生命的“擺渡人”——中國紅十字會救護轉運車隊。

            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分批向北京、上海、青海、內蒙古、云南、吉林等六省(自治區、直轄市)征召65名隊員,組成32個車組,派駐武漢市急救中心、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光谷院區、協和醫院本部、協和西院,開展新冠肺炎患者轉運工作。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為車隊緊急采購了20臺負壓救護車和車載醫療設備。

            自2月12日到3月10日24時,車隊累計轉運新冠肺炎患者7343人次,其中危重癥、重癥患者2464人次,接送出院康復者數十人。“最高興的事,就是看到運往ICU的患者越來越少,出院的越來越多。”青海隊領隊王海濤說。

           

            驚濤駭浪,也是日常 

            來自上海市急救中心的資深駕駛員劉軼此次擔任上海隊領隊。3月3日晚,劉軼接了個“大活”。

            “出動10臺車組,將199名患者從市五院轉移到火神山。”他說,按照以往經驗,像這樣的“大活”,一般要忙到后半夜。

            武漢市第五醫院是武漢首批7家新冠肺炎患者定點收治醫院之一,共開放床位400余張。近期,隨著武漢疫情形勢好轉,市指揮部決定將方艙醫院、市五院等定點收治醫院逐步清空,將患者分批轉運至火神山、雷神山等醫院。因此,劉軼和隊友們越來越忙。

            “不過這種忙,忙得開心,忙得充實。”來自內蒙古自治區中醫院的主管護師陳辰,此前與劉軼素不相識,但經過近一個月的合作,兩人已經成了“黃金搭檔”。

            “每次轉運患者時,心情都特別沉重,尤其是有些患者年齡偏大,又沒有親人陪伴,情緒十分不安。”將一位坐輪椅的老奶奶扶上車,為她仔細扣好安全帶后,陳辰又接來3名患者,加上他們的行李,將救護車醫療艙堆得滿滿當當。

            關好艙門,陳辰又回到駕駛艙副座。按照規定,她與患者零距離接觸后,已經屬于被污染群體,不能再進入駕駛艙。但事實上,在繁忙的轉運任務中,劉軼和陳辰已經很難把握這條界限。就連劉軼,也需要下車幫助抬擔架、接患者。

            “這次沒有危重癥患者,不然我肯定要去醫療艙盯著。”陳辰還是不放心,時不時通過隔離窗回望后艙,觀察患者的身體狀態。

            在武漢的近一個月,“擺渡人”每天就是這樣,在車輪上、擔架旁、輪椅邊忙碌著,有時還會遭遇驚濤駭浪。2月19日中午,劉軼、陳辰車組接到指令,將幾名重癥患者從中國人民解放軍空降兵醫院轉運至火神山醫院。這是她第一次前往火神山。

            路途較遠且顛簸,一名患者突然出現呼吸困難和咳血等癥狀,陳辰立即為患者吸氧,用吸痰器幫助患者吸痰。等轉運車抵達火神山,陳辰將患者送至病區,接診醫護人員被她的樣子嚇壞了,防護服、手套上沾滿了患者咳出的血痰和黏液。

            “這種情況是最危險的。”談及陳辰那天的經歷,青海隊領隊王海濤不禁為她捏把冷汗。進駐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一個多月,青海隊不止一次參與轉運插管治療的危重癥患者,對于其中風險心知肚明。

            新冠肺炎主要通過呼吸道飛沫傳播,因此越是那種難以行動、咳嗽不止,甚至插管搶救的患者,傳染風險越高,轉運難度也最大。“病人加上擔架、監護儀、呼吸機、氧氣瓶,一共小兩百斤,平地還好,上下臺階只能靠人工抬,非常吃力。”王海濤說,像這樣的高難度轉運,隊員們一天要遇到七八次,每次忙完都要累出一身汗。

            累極了,隊員就靠在路旁的欄桿上休息。至于旁邊的草坪,看著養眼,隊員卻不敢坐。“草葉粗糙,萬一把防護服割出口子來,肉眼很難注意到,病毒卻能鉆進去。”王海濤說,在武漢的這些日子,面對無處不在的風險,倒把一群粗獷的青海大漢“逼”得心細如毫。

           

            紙尿褲和“軍功章” 

            從青海出發前,王學軍預想過很多可能面臨的困難。但他沒想到,最大的困難,卻是最不起眼的“方便”問題。“這輩子再也不想穿紙尿褲了。”

            “紙尿褲”,是所有隊員痛恨卻又繞不過的話題。尤其是在前期,防護裝備匱乏,一套防護服經常要頂七八個小時,一包鼓鼓囊囊的紙尿褲,就成了大家的工作必需品。

            “雖然穿著紙尿褲,但我們畢竟不是失能老人,還是想盡力忍住。”王學軍說,在武漢的每一天,他都盡量控制少喝水。尤其是早餐,盡量少吃,“吃飽了新陳代謝就快,就想‘方便’,感覺還不如餓著”。

            隊員們來自四面八方,有著不同的飲食習慣,遇到重油重辣的湖北菜,難免有些不適應。28歲的龐慶麗,來自云南省阜外心血管醫院,她是和同事一起主動報名來武漢的。因為胃病和飲食不習慣,有一天上車前,她偷偷吐了一大口,卻沒有告訴任何人,強忍著穿上防護服,繼續執行轉運任務。

            直到距離交班只剩半個小時,再也堅持不住的她,才被同車隊友發現并強行“趕”下車。后來,面對隊友關切的問候,她不好意思了,“感覺自己是在給大家添麻煩”。

            第二天,新的班次開始,隊友要求給她替班,她卻堅持不肯:“我現在就想特別完美地出一趟車,證明自己全好了”。當天,她和隊友一起轉運了170余名患者。

            每天穿防護服、戴口罩,加上長達五六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給愛美的姑娘們留下了難以掩飾的“戰斗痕跡”。

            來自云南的劉夢迪每天都要跟家里視頻,證明自己“好好的”。但有天出完車,她摘掉口罩,發現自己的臉上被勒出兩道深深的壓痕。

            “后來我跟爸爸視頻,故意藏著不想露正臉。”劉夢迪說,但是知女莫若父,“最后爸爸就勒令我露正臉給他看,看完后半天沒說話,最后來了句‘挺好的,軍功章一樣’。”

            “當時感覺眼淚快掉下來了。”劉夢迪回憶說,她隱隱聽到爸爸嗓音也有些沙啞,“我想一定是隔太遠,網絡不好的原因吧”。

           

            輪到我們上戰場 

            在中國紅十字會救護轉運車隊65名隊員中,有11位是“90后”。劉夢迪、龐慶麗、張春華……一個個年輕的名字,平時都是家里的心肝寶貝,卻在武漢最需要的時候,毅然走上抗疫一線。

            29歲的張春華老家在青海化隆。來到武漢之前,他剛在西寧火車站義務執勤一周多。因為走得急,他連家都沒回,在火車站辦了一張臨時身份證,便匆匆趕往機場集結,“也沒敢跟家里說,怕他們擔心,畢竟我是家里的獨生子”。

            直至不久前,青海省紅十字會登門慰問,家人才知道他不在西寧。“后來,奶奶就給我打電話,在電話那頭哭得不行。不過他們也沒說讓我回去,就是叮囑我在武漢好好干,注意安全,做好防護。”張春華說,來之前沒想那么多,現在還是有點小后悔,“不為別的,還是應該跟家里,起碼跟爸爸媽媽說一聲”。

            同樣來自彩云之南的何美萍,昵稱“萍姐”,實際年齡卻不大,今年28歲,與劉夢迪、龐慶麗合稱“三小只”。“萍姐的媽媽那天去出發現場送她,我們還挺擔心,但萍姐居然忍住了沒哭,還與媽媽微笑道別。”劉夢迪說,自己當時感覺萍姐超厲害。

            “但后來,去機場的路上,萍姐說她其實挺怕的,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也一樣,老龐也一樣。”劉夢迪說,到了機場,緊張感“翻倍”,萍姐就拉著大家一起自拍,“也許這就是女孩子的特性吧,自拍可以壓倒一切。”

            2月18日,來自內蒙古的陳佳樂和隊友們一起度過了他的26歲生日——隊友費盡心力為他找來蛋糕,但他戴著口罩,吹蠟燭不方便,就和隊友一起用手把生日蠟燭扇滅了。

            “來武漢之前,因為第一批醫療隊優先考慮男護士,我沒選上,當時爸爸媽媽還挺高興,以為我不用去了。沒想到我又跟著紅會過來了,他們就覺得我騙了他們,我婆婆還大哭了一場。”劉夢迪說,出發前很緊張,但實際來到武漢,感覺反而沒什么,“面對n多問題,就會有n+1種解決辦法,每天看著新冠肺炎患者現存確診數持續下降,就知道自己的付出有了收獲,就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最難忘的,就是我們在轉運中遇到的一位老爺爺,年齡已經很大了,在CT檢測室門口徘徊著不敢進去,因為第一次核酸檢測顯陰,現在來做第二次,心里很害怕,擔心返陽。”劉夢迪說,當天她們就和老人聊了很久,“后來得知我們從云南來,老爺爺很高興,跟我們聊了很久,聊他1965年去云南支邊的事,聊昆明的西山和滇池。”

            后來,老人慢慢放下心事,走進了CT檢測室。“進去前,老爺爺還跟我們招手,說是等治好病,一定要再去一趟昆明,爬一次西山,看一眼滇池。”她說,有了這些難忘的經歷,能夠幫助到那么多人,她對自己來到武漢一點都不后悔,“2003年非典肆虐的時候,我還不記事,但現在,到了我們該走上戰場的時候。”

          網站編輯:王 博

          友情鏈接

          最新国产对话露脸高清视频-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视频-日本中文字幕伦aV在线